Saturday, May 21, 2005

有关回答问题

各位,如果继续留言,实在扯太远了。。所以我新写一篇,期待看到中肯的回答。

我在之前的留言中问,我很好奇,香港人如何获得“非礼等于犯罪”这样的意识,学校教的?还是政府宣传?还是别的?

很遗憾其实散文集和Manfred,你们的回复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问的是这样的法律意识从何而来。

我当然知道这是香港的法律——你们之前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我又没有说非礼不是犯罪,惊愕什么?(我不晓得你说的惊愕是否中性词,我接下去看你的回复觉得这个惊愕是带一点点贬义的)
我只是想知道,香港人总不是生下来就知道“非礼等于犯罪”吧?!那么你们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baby,到现在很明确地知道“非礼等于犯罪”,这个转变,是怎么形成的呢?也许只要在香港,就会知道这一点?通常这就是“社会教育”,比如从小就一直听长辈的提醒比如过马路等绿灯亮了才能走;有的是“政府宣传”比如电视上播放窝藏盗版会被检控;有的是“学校教育”比如发放给学生有关政府法规的小册子上面写着每个公民都有言论自由,etc..etc..

我会好奇,因为我回想了一下,在大陆的确有法律规定流氓行为(也就是非礼猥亵)是犯罪,但是何以我的印象如此不清晰,如果不是特别去想就反应不出来。除了我自己没有遇到过非礼,所以我没有花时间专门钻研这条法律(我又不是学法律的,平时有空都做别的事情去了没有专门看法律书),还有其他的原因:这条法律我只在中学的课本上读到过,课本写得挺枯燥的所以背了通过考试就淡忘了。还有我长这么大也没听过谁用这条法律起诉别人的——唉,我是不是应该着重说明一下我没有听说过不代表大陆没有发生过。

那是不是香港政府做得好,一直都强化法制教育,通过什么样的途径(这正是我想了解的,因为值得学习啊,如果今天大家告诉我答案,只要有机会我就会努力为上海,为大陆的法制观念推广出一份力)让市民了解你有这样的权利,你有这样的义务。

我期待着看到针对问题的回答。但如果一时看不到回答,也没关系,也许以后会有人告诉我,又或者我自己也能找到答案。

不过,从你们的回答来看,我非但没看到针对问题的答案,还感受不到善意。

这是另一个issue了——我不晓得看到这句话,是不是有人又要说自己感到惊愕啊心寒啊,然后急急忙忙用一连串语气强烈的反问句表达责备与呵斥。

我其实有一点点疑惑,在之前的回复中,有几位的反应令我觉得你们太快得出一个结论,这个结论令你们对我的态度/措辞或者你们理解中我的逻辑不满,而表达不满的时候,选用的词语又相当严厉。但我想问,其实你们真的确定你们回复之前已经了解我的观点到底是什么吗?你们真得明白我在问什么吗?你们100%确定自己的不满是有根据的吗?

我不晓得在这里发言的人是不是来自香港人中不同的年龄/职业/成长背景,所以我无意把这里看到的内容和整体的“香港image”联系起来。我只是觉得挺幸运,除了那些'quick feedback'之外,还有一些耐心的,清晰的回复。

我认为那才是'appropriate attitude for discussion'。

我从那些回复中看到我自己做得不够好的地方在哪里,又了解这现象背后的原因差不多在哪里,甚至还晓得了一些其他国家的状况,还有我自己从未读过的大师深入浅出的文章(不再例举了总之收获很多很多)

对于那些太快得出结论的,责备我的,我跟自己说,被人骂当然感觉不会飘飘然啦,但是这也是了解别人,了解一个社会的途径嘛,要耐心喔,也许解释多一点别人就会了解我真正的观点了。

哎不过怎么总是被预设到另一个观点上去呢?需要不断地做出说明还真是累。^^" 但这就是付出的感觉啊。付出才有收获。

这一切和上海真是不同(我不能说大陆因为我自己也没有在所有的省份生活过)。上海人,in general,是非常。。讲道理的。。在弄清楚真相/任何人的真正观点以前,不会急着跳脚去责备批评。当两个人起了争执,我们不会急着攻击对方,讽刺对方,揶揄对方,我们会问你真正的意思是什么?有时候双方各执己见,这时候第三方,或者是路人就会加入,各抒己见。等大家都把观点表达完了,表达清楚了,其实有时候矛盾很明显就已经解决了,如果没有解决,大家也就到此为止,各自回家了。回家以后可能会再想,可能还有后续的和自己朋友的讨论,诸如此类。或者不想了,也有可能。

当然也有一部分上海人,好像好斗的公鸡,你一句我一句,为吵架而吵架。通常此时大家就觉得他们很吵很无聊,然后大家就说:“好来好来,吵啥吵,男同志么让让女同志么算来!”或者“这个你不对的,你觉得如何如何就怎样怎样了,怎么是这样的呢?大家说是吧?”

啊扯远了,回到之前的我的问题。

从我这次写的文章,大家一定明白了大陆的法律环境并不怎么良好。不过,我一直都希望自己能够对这个现状作些改善,哪怕小小的也好。我明白自己的不足以后,也希望自己以后千万不要犯同样的错误了。

我觉得我态度挺好的。那你们干吗不能态度友善点呢?

什么“不明白的话,可以找律师详细解释给你听。” 意思是我连“非礼等于犯罪”这句话写在香港的法律条款之中这个事实都理解不了?

什么“雪崩君,在此告訴你:對罪惡容惡默不作聲,就等於是罪惡的幫兇。” 什么“告诉你”,我怎么觉得有人在我面前恶狠狠地撂狠话,虽然后面那句话是无比的正确,也是所有有良知的大陆人的共识?!

哈!

我只是想问:香港人总不是生下来就知道“非礼等于犯罪”吧?!那么你们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baby,到现在很明确地知道“非礼等于犯罪”,这个转变,是怎么形成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