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19, 2005

非礼->同情->正误

那天去铜锣湾,出地铁的时候听到有人大声嚎哭。

惊奇之下回过头去查看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只见一个抱着孩子的少妇,好像是少妇,也好像是女孩,不停地擦眼泪,结果哭得太厉害只好把孩子递给一起的人,然后继续不断地哭,哭得整个地铁站里都是她的声音。很多人聚在她周围安慰。据说,是被非礼了,然后已经有人去追那个咸湿佬了。。

我后来问朋友,为什么要哭成这样呢。。因为整个地铁站都回荡着她的嚎哭声——小朋友才会这样哭,大多数大人哭不出这么大的声音。。而且哭了很久很久。。

朋友说,吓到了吧。。
我说,可是她起码十八岁了吧。。都没有这种心理准备的吗?

朋友大惊失色:怎么上街要准备好被非礼的吗?在上海被非礼很常见吗?
我连忙解释当然不是。。只是在地铁里的非礼,总不见得是强奸吧。那干吗哭成这样。。。太夸张了阿。。

朋友说也是觉得这个人有点奇怪但是还是可以理解,可能害怕吧。。心理承受不了。。
我说。。啊这点准备都没有那不要上街啦。。与其哭那干吗不去打那个人呢?揍他啊~!

后来我反省,我的想法是不是很没有同情心呢?我这种没有同情心的下意识的反应,是不是很不对呢?那我是不是应该要同情反应过度夸张的人呢?比如一个人挤车的时候被别人撞了一下结果就大哭起来,那我是应该觉得她碰不起太娇气而不理她甚至有点看不起她,还是站在她的角度想被人莫名其妙撞了一下就是很痛很难过而同情她呢?

同样,很多时候看见很多人做着不那么“应该”的事情,比如只顾着争取对自己最有利的一切却不顾周围人的感受,又或者有时候知道如果100%从良心出发我们可以采取另一种方法,但是为了省时间省力或者干脆就是不愿多费那个功夫,就走了另一条路。然后,因为这些不那么良心的行为,出自熟人,出自自己,所以就有一句很好用的话,叫做“这都是人之常情”。

于是一些不恰当的行为,一点也不decent的想法,就被合理化。人人都知道这样不太好。但人人都觉得也就是这样。甚至在别人表示异议的时候,就回答:“不过很多人都是这样的啊。。”

我一直都觉得,错误不会因为被重复很多次就变成正确了,但是每次把这个观点亮出来,周围的人就好像想说什么又不说出来地暧昧地笑笑。其实心里是在想:哎哟你太理想化了啦。。。或者哎哟你太偏激了啦。。。吧~~

啊可是我坚持把错误和正确分开来有什么错啊?还是说世界上的错误和正确本来就很难界定?就像上面提到的。那判断正误的标准在哪里呢?凭什么相信一个判断到底是否正确呢?--〉而通常问这种问题的时候,就会得到“你觉得对就对阿,别人的反应并不是那么重要”的回答。这个回答的意思就是请你shut up因为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自己活自己的,所以你不需要care别人的反应而你也不应该指望别人care你的困惑你的感受。这种观点出现得如此频繁,两岸三地的年轻人很多都这么想,多到让我疑惑起到底人们活着开不开心呢?没有人听到这种回答会觉得温暖的吧?那为什么还继续这样回答着别人呢?是因为自己常常遭到冷遇所以觉得对别人温和一点就吃亏了吗?还是对未来和社会不抱任何乐观的期待?

这么看来。。还真是糟糕哟。。

我是不是想太多了?--〉这又是另一个问题。^^ 下次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