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30, 2005

星期三的等待

星期三,親身體驗了一次男女大不同。

放工時候,三位女同事邀約我一起去買珠。珠者,被切割成不同形狀的水晶狀物體,用魚絲把它們串成一起,造成各種不同的飾物,穿珠可以視為廉價的手飾設計,當中需要技術,更需要心思。我當然沒有興趣穿珠,但聽聞女士在購買心頭好時會進入忘我境界,為了一睹此奇境,我決定做一次假太監,伺候三位娘娘出巡。

珠子舖兩面牆排滿小小的塑膠抽櫃,很有古老藥舖百子櫃的風味,店舖面積不大,在原地轉一圈,然後向店內踏前一步,再轉一圈,我便看完店內的貨品,反觀三位女士正懷著淘金的熱情翻開每一隻抽櫃,比較及分析著每一款珠,地方狹小加上放工的繁忙時間,舖內迫滿剛放工的OL,我實在沒有立足之地,故此退出店外等候。

等是最令我心煩的事情,因為它令我赤裸裸地感受住生命步向死亡的實在,每站多一秒,我的生命便失去一秒,距離死亡我又邁進了一步,既不能減慢時間,亦不能利用時間,生理上雖然完好無缺,心理上卻像被凌遲一樣。

十五分鐘過後,我開始感覺有蟻咬的不自在,雙手不知往何處放。三十分鐘過後,我找到人生最大的挑戰,就是點算行人路究竟用多少塊磚舖成。四十五分鐘後,我渴望路過的行人可以和我聊天,就算問路也好。六十分鐘過後,我認命做一棵樹,隨著晚風左右擺動。九十分鐘後,三位娘娘終於終於終於記得有一棵開始長出雜菌的樹在門外等候,她們一面把我從行人道上連根拔起,一面喋喋不休地高談濶論,話題仍離不開那幾十呎的珠子舖。謝天謝地,我還是以為要在店外了此餘生!

在那九十分鐘的時間,舖內究竟發生了甚麼事呢?三位女士沿著店舖的百子櫃周而覆始地循環,拿起某款珠,似乎喜歡,放進購物籃,然後看見另一款,似乎更喜歡,於是把先前的放回抽櫃內,等到路線再次循環,她們又拿起第一款曾被遺棄的珠,發覺比籃內的更好,於是換掉剛才還認定是最好的一款……最後當三位女仕掏出戰利品時,看得我差點雙眼反白,九十分鐘時間,只買到幾夥珠子,數量小得放在掌心也恐給吹走,數量當然不够完成任何飾物,所以她們已約定擇日重賽,直至買到足够的數量為止。不得不佩服三位女士的眼光和視野,對我來說是豆腐般大的舖頭,對她們來說那尊豆腐大得足以泡製供全地球食用的豆腐羹。誰說這個世界沒有奇蹟?她們的事蹟簡直可以媲美五餅二魚,神啊,你的大能真的無處不在,阿里路亞!

女性並不會以時間和結果來衡量某次購物的經濟效益,所以她們並不會為空手而回而覺得浪費時間,因為女性享受購物的過程多於購物的成果。她們購物的態度就像鑑証科人員進入案發現場一樣,只有範圍,沒有目標,在指定範圍內的所有証物(貨物),她們都會珍而重之地檢視一番,她們不介意漫長但可能一無所獲的結果,就是不肯放過任何一點線索。

反觀男人,購物如同SWAT TEAM拯救人質,首先會鎖定目標,擬定好進入和離開的路線,然後GO!GO!GO!衝入舖內,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人質(貨物)帶走,然後火速離開,行動只在彈指之間。對於計劃以外的人和事,一概不聞不問。

假如列車有提防小手的警告,商場門口也應張貼以下警告:假如陪同購物狂進入商場範圍,必須小心評估「有入無出」的風險,否則在商場老死,後果自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