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05, 2005

鹹片

大概是中學的時候,世界上還有人未發明VCD這產品之前,一眾求知慾強的少男,就只可以從戲院的色情電影裡獲得一丁點的性知識.除了電影以外,那時還有一些專售賣來路鹹片錄影帶(包括變態,同性,人獸,戀童等等)以及性玩具的商店,它們大部份都是上樓舖,而且品流複雜,入世未深的少男當然不敢光顧觀摩.

那年代的色情電影,基本上可以分為港產的三級片,以及日本進口的鹹片.港產的鹹片,大家或者都耳熟能詳,例如李麗珍的蜜桃系列,葉玉卿的熟女電影,又或者葉子楣那對不曾露過半點的誇張大胸脯,以及還以為是B級恐怖片主角血戀李華月等等.這類電影對少男們才說,可算是沙漠中的一篤小便,既嫌棄其不到肉,卻又想看看自己熟悉的女星的胴體.

當大家膽子壯大起來,對鹹片的要求又高一點,本地出產的色情電影已經不能滿足少男們的慾念.於是,大家開始投進日本鹹片的懷抱.那時候最著名的院線一定是日活院線,差不多香港十九區(那時仍然分劃成十九區)之中,梗有一間在附近,有時甚至幾間同時上映不同的鹹片互撼.最令人津津樂道的戲院,不用說一定是油麻地戲院,除此之外,還有荃灣的大光明,牛頭角的彩鳳以及其他以彩字為首的姊姊戲院等等.這些戲院,目標顧客當然不是不夠秤的中學生,而是那班無所事事的中年及老年男人.部份膽大又個樣生得大的少男,或會借機蒙騙入場,事實是門口阿姐也懶得理你;另一類少男,襯著自己十八歲生日那天,作一次成人禮.

我,很抱歉,無論是日活院線的年代,或者是後期的巨人院線,我也沒有機會入場欣賞.不過,多得錄影機及錄影帶的出現,還有普渡眾生的租帶舖的興起,讓我們這班無膽鬼可以回味昔日的經典.最令人難忘的,莫過於約好三五同學,放學後到阿某某無人的家裡,將剛剛新鮮熱烈租回來的鹹片,進行一次又一次隆重的影迷欣賞大會.朋友的友誼就是這般簡單地建立起來,所以,鹹帶又點只是釋放性慾的渠道那麼膚淺.

我也不太記得那些女星的名字,最深刻的一位就是有點癡肥的松板貴實子.老實講,我不算是鹹片的老饕,不過我最欣賞的反而是鹹片附帶產生的兩類文化遺物.第一樣就是在戲院外圍展示的鹹片畫報,那時候我每次經過戲院(舊居附近兩個街口就是一所鹹片戲院),都是駐足半晌,有如觀看 Monet 所畫的日出般,欣賞著這種另類藝術,因為每次我都會有個疑問,為甚麼所有在畫梂上鹹片女主角,都會穿上全黑沒有肩帶的胸圍及小內褲,是不是甚麼內衣公司全體贊助呢?當然,這個問題我後來得到很滿意的答案.第二樣文化遺產就是鹹片的片名,我相信所有聽過的人都不會輕易忘記這堆片名,讓我隨意數一數:新年上映的大吉大利大波大,很有使命的性愛救地球,反映當時香港的建設蓬勃的咸濕打樁機,細心又體貼的淫賤探熱針等等,我想其他站友一定以有如細數家珍的接下去.最難得的是,基本上這埋鹹片的上映期不會長過兩個星期,一年分分鐘有過二三十套以上的鹹片上映,而那些做做創作的卻靈感源源不絕,真是佩服.

今時今日,日活巨人已經湮沒,代之而起的好景翻版四仔,及至推陳出新的日本女優.就像巨輪般不停轉動.不變的是,每個年代的少男,仍然靠著這些恩物而獲得慰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