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27, 2005

升降機

世上有許多十分神奇的地方。我覺得最神奇的不是百慕達三角洲,不是埃及的帝皇谷,亦不是萬里長城。而是高樓大廈必有的升降機。

它很裡面狹小,一踏入去可能會感受到不安。但你不乘搭,就不能舒舒服服去到各樓層,很不便。它,使到你又愛又恨。就像一個男人,他的缺點不用放大鏡也能找到,不過一旦失去,心中的紅火蟻會咬你。

當 你刷好你的牙,洗好你的臉,整理好自己的儀容,拿起最好的狀態去約會,或平常的上班上學。你都會在大堂等候升降機到達你的樓層,有時少不免會動氣說句為 什麼這麼慢。有意無意間,你會不住地按掣,似是催促它快點在你面前。又會望一望它到底在哪一樓層,估計它還要多久才到。你估大約十秒鐘,但它偏似清楚你的 心一樣,讓你等夠一分鐘。它終於發出了聲響,到了你的樓層,你深呼吸一口氣,心想著用左腳還是右腳先進入。這一秒,你很高興,因為可以跳入它的懷中。下一 秒,你很失望,因為裡面的人說「冇位了,下架啦」。機門關了,你又開始期待,因為它始終會接你在不久將來。

可惜,這種感覺是住在平房的人感受不到。

等了幾回,終於有空間讓你擠進去。這個比你房間更狹窄的空間,企著了十幾個人。而罐頭內沙甸,最多也只是四條。在這空間內你你我我他他都緊貼在一起,本來是件令人尷尬的事,但日日如是竟然覺得這種感覺很溫暖。這個是陌生人對你的一種祝福,雖然它只有十多秒。

經 過一日的辛勞,早上整理好的儀容已經一點一滴地消失。疲態也一點一滴地出現。在歸家的路途上面,你回憶著今早被祝福過的旅程。和男朋友午餐,看電影,接 著晚餐, 十分羅曼蒂克。不過他那麻煩的媽媽,明明是個大男人但以為他是灰姑娘,要他在午夜前回家。很掃興。終於到了大廈,大堂一個人也沒有。那升降機,就等著你乖 乖入虎口。門關上,又突然開啟。

「請等等。」

是個帥哥,比起那灰姑娘更具吸引力。門再次關上。你不禁再望他一眼,視線就 被他吸引著。升降機向上升,這空間進入超重狀態。兩種壓力混合起來,負負得正。 這一刻,你想說「你真面熟。」不過你還記得你是女性,所以沒說出口。但他突然間問你為什麼一直的望著他。你無言以對了吧?你臉紅了,就像剛成親的女性在新 房中準備過這洞房花燭夜。就是他那問句,使你不敢再望他。但你腦海已經畫了他的素描。在這狹小的空間中,你找到你的所愛,不是那十二點鐘前要回家的灰姑 娘,而是你眼前的白馬王子。他,到了他所屬的樓層,使那空間只得你一個。但你在的世界中,你已成為了那王子的王妃。跟他白頭到老,永結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