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30, 2005

水嬌香蓮

鄰居水嬌今年已經八十二歲,她跟孻仔新抱還有兩個十多歲的孫兒同住,她的伯爺公十六年前已經先行一步.因為孫仔們都已經長大了,水嬌不用早晚照顧他們的起居,還有家裡的菲傭料理家務,所以這幾年來,她閒在家中無事,好在水嬌還有幾個年紀相約的老婆婆,每天早上先到海傍做早操,然後再上茶樓吃早餐,有時她們還會參加老人中心的活動,例如本地一日遊,老人義工隊,賣旗日等等.

水嬌覺得這種日子過得很充實.

大概四,五年前,水嬌在老人中心認識了另一位老人家叫做香蓮,她比水嬌年長五歲.香蓮跟她的先生兩公婆住在老人中心附近的屋村,阿伯今年已經九十一了,不過他還很健壯,雖然出門還是用拐杖,不過每次在街上行走的時候,都是人拖著拐杖的,反而香蓮就沒有阿伯那麼急性,她總是慢條斯理,他倆出街時,阿伯永遠拋離阿婆一條街,或者因為香蓮是典型的肥婆,想快也快不到.

香蓮早上喜愛跟阿伯晨運,然後到樓下的小茶樓,兩人各自點一個盅頭鳳爪排骨飯,盛惠十四元八毫.中午時份,他們都會走到老人中心看看電視,熱天時,還可享受很凍的冷氣,因為他們家裡沒有甚麼家具電器,而他們的兒女一個月才來探望一次,所以他們寧可留在老人中心打發時間.

香蓮跟水嬌雖然相識已有幾年,不過她們也不算熟稔,因為香蓮很少參加老人中心的活動,只是她們在中心的時候才會有機會交談.

最近這數天,水嬌聽到其他人傳出的消息,原來香蓮已經有兩個星期沒有上來老人中心了,她的先生也不見到,好像是香蓮進了醫院,患了重病.

其實,香蓮早在昨晚,因為末期癌症,離開了人世.

水嬌自從聽到這消息之後,每天返到老人中心,都盼望香蓮的重來.她望著以往香蓮喜愛坐著的位子,努力想著過去她的模樣.

水嬌心裡盤算著,人老了,死亡總是走不了.香蓮的離開,是很正常的過程.

她站起來,橫顧四周,望著一眾的老人,想著想著,總有一天,這裡的所有人都會一個一個的倒下,而她自己,也會是其中一個.

香蓮的離開,令到水嬌接觸到死亡的接近.她或者沒有逃避,也未必想過要逃避死亡,因為她知道,總有一天,自己也不能夠再跳動,沒有知覺,慢慢變成其他人的記憶,再隨著時間過去,一點一點被沖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