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07, 2005

澳門

澳門一直以來活在香港的陰影之下,好像大哥永遠比弟弟年長,這個隔縫怎也追不上.澳門因為先天因素不足,地少人少,加上被沒落的葡萄牙人殖民,形成澳門這麼多年來都沒有發育成長.因此,澳門沒有經濟金融業,也沒有令人目炫的基建設施,只有足以養活大半個澳門的娛樂事業.

雖然如此,澳門並不是香港的孿生弟弟,澳門本身就是澳門,它有很多文化特色是香港沒有的,已失去的,或者是澳門獨有的.

夏天的時候,我到訪澳門一遊.在乘搭的士時,跟司機聊上幾句,後來話題降落在澳門的食店上.車上的朋友覺得澳門人不懂做生意,很多有特色的食店沒有開分店,甚至有部份店舖待到下午才開門做生意,相反,香港人做生意那一套就不同了,只要起步站得穩,分店隨後開之不盡,又或者二十四小時營業也很常見.

司機聽到朋友的說話後,冷笑幾聲,然後跟朋友說:”澳門人不似你們香港人,他們的店舖有很多都是家族經營,由上一代兩代人傳下來.後生的或者發展的機會不多,所以他們都會樂意接手打理家人的生意.他們的手藝是一代傳一代,不似香港般最講求效率.澳門人不開分店的原因有很多,有人認為開分店令自己的工作量增加,有人認為開了分店,食物的水準沒有保證,有人只不過想將家族的店舖繼續經營,而不是想賺大錢,將生意代為企業.”

這番說話由地道澳門人說出來,令車上一眾香港人有點啟發.

二十一世紀的香港發展成一個商業都市,全港十八區的特色卻愈來愈模糊.每個區域都將舊樓拆掉,然後蓋上一座座六十層的住宅,配上堂皇的名字,再築起一個全天候冷氣長開的商場,內裡的店舖原來也是同一堆名字.那麼朗豪坊的滿記那一客榴槤布甸,跟新城市廣場的榴槤布甸,食上來可以分得出旺角及沙田的風味嗎?家住太古城,為甚麼還要老遠走到海港城的三.SPRIT買衫呢?雖然香港的舊區還未消失,我也慶幸九龍城,灣仔莊士敦道以南,以及上環以西的老區仍然健在,中環蓮香樓九龍城豪華餅舖照舊營業,不過它們的生存空間已經買少見少了.現時一到九龍城就被傲雲峰擋去視線,灣仔的喜帖街也瀕臨絕跡,將來地鐵伸延到堅尼地城後,相信舊樓一座一座的拆卸,變成一幢又一幢高樓大廈.以後,我們不需要去到西九才可享受被天幕覆蓋的樂趣,因為那時候,我們抬頭只會見到指向雲層的大廈,觀看太陽比欣賞日蝕同樣難得.

除了食店之外,澳門的舊城區,松山燈塔,小教堂等等古蹟,逐漸成為澳門的風景區.遊走於這些古蹟之間,遊客可以有無窮想像,令人回想過去多年歷史的經過,昔日的風光.這一類歷史建築是香港缺乏的,也極需要保存的.

澳門保存本身特色的優點,是香港這個自以為大哥的地方要好好學習.不要建構一座又一座甚麼新地標,因為香港的地標就是現有的模樣--嶙峋的山脊線,配上一早存在的稠密高廈群,以及穿梭其中的舊區.香港人希望得到的不是陌生而沒有個性的地標,而是保留一些包含大眾共同記憶以及本土特色的建築物以及商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