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30, 2005

Corwin

你是More Than One的長期讀者嗎?還是偶爾來這兒晃晃看的?又抑或是第一次到這兒來?Anyway,不管你是第幾次到這兒來,都跟你打個招呼吧!你好喔!^^

如果你是MTO的長期讀者,或者是偶爾來晃晃的一類人,可有發覺,這幾天在右手邊的Contributors上,多了一個人名?沒發覺嗎,那就現在看看見不見到吧!

對了,就是那個叫"Corwin"的名字啦!而那個名字的主人,就是我。換言之,我就是那個叫Corwin人,MTO的新Contributors。

Corwin這個人,一個16歲的男生,很喜歡寫文章,所以加入了MTO。從小就喜歡寫作,但在學校作文課的成績並不見得很突出,但仍喜歡寫。我的文章,沒有精彩的修辭手法,當中又沒有甚麼發人深省的大道理,有的,就只是我既天真又任性的想法。我好喜歡把自己的感受寫成一篇篇的文章,我覺得,一篇文章只要用心寫,就會寫得好。

希望以後在MTO,可以跟大家分享我更多的感覺,而我的文章亦可以給大家一點娛樂。當然也希望大家喜歡我的文章嚕!

要了解我更多嗎?歡迎你來參觀我的日記:http://corwinkhw.blogspot.com

水嬌香蓮

鄰居水嬌今年已經八十二歲,她跟孻仔新抱還有兩個十多歲的孫兒同住,她的伯爺公十六年前已經先行一步.因為孫仔們都已經長大了,水嬌不用早晚照顧他們的起居,還有家裡的菲傭料理家務,所以這幾年來,她閒在家中無事,好在水嬌還有幾個年紀相約的老婆婆,每天早上先到海傍做早操,然後再上茶樓吃早餐,有時她們還會參加老人中心的活動,例如本地一日遊,老人義工隊,賣旗日等等.

水嬌覺得這種日子過得很充實.

大概四,五年前,水嬌在老人中心認識了另一位老人家叫做香蓮,她比水嬌年長五歲.香蓮跟她的先生兩公婆住在老人中心附近的屋村,阿伯今年已經九十一了,不過他還很健壯,雖然出門還是用拐杖,不過每次在街上行走的時候,都是人拖著拐杖的,反而香蓮就沒有阿伯那麼急性,她總是慢條斯理,他倆出街時,阿伯永遠拋離阿婆一條街,或者因為香蓮是典型的肥婆,想快也快不到.

香蓮早上喜愛跟阿伯晨運,然後到樓下的小茶樓,兩人各自點一個盅頭鳳爪排骨飯,盛惠十四元八毫.中午時份,他們都會走到老人中心看看電視,熱天時,還可享受很凍的冷氣,因為他們家裡沒有甚麼家具電器,而他們的兒女一個月才來探望一次,所以他們寧可留在老人中心打發時間.

香蓮跟水嬌雖然相識已有幾年,不過她們也不算熟稔,因為香蓮很少參加老人中心的活動,只是她們在中心的時候才會有機會交談.

最近這數天,水嬌聽到其他人傳出的消息,原來香蓮已經有兩個星期沒有上來老人中心了,她的先生也不見到,好像是香蓮進了醫院,患了重病.

其實,香蓮早在昨晚,因為末期癌症,離開了人世.

水嬌自從聽到這消息之後,每天返到老人中心,都盼望香蓮的重來.她望著以往香蓮喜愛坐著的位子,努力想著過去她的模樣.

水嬌心裡盤算著,人老了,死亡總是走不了.香蓮的離開,是很正常的過程.

她站起來,橫顧四周,望著一眾的老人,想著想著,總有一天,這裡的所有人都會一個一個的倒下,而她自己,也會是其中一個.

香蓮的離開,令到水嬌接觸到死亡的接近.她或者沒有逃避,也未必想過要逃避死亡,因為她知道,總有一天,自己也不能夠再跳動,沒有知覺,慢慢變成其他人的記憶,再隨著時間過去,一點一點被沖淡.

Monday, August 29, 2005

新倾城之恋


今天去看了这出话剧。很好看。

苏玉华梁家辉刘雅丽演得都非常好。
尤其苏玉华,不愧是“最佳白流苏”啊。。^^

值得一看!

不过回家以后又去找了《倾城之恋》的原文来看,却发现原文讲述的,和我们在剧院里看到的。。。非常不同呢。。。

Saturday, August 27, 2005

升降機

世上有許多十分神奇的地方。我覺得最神奇的不是百慕達三角洲,不是埃及的帝皇谷,亦不是萬里長城。而是高樓大廈必有的升降機。

它很裡面狹小,一踏入去可能會感受到不安。但你不乘搭,就不能舒舒服服去到各樓層,很不便。它,使到你又愛又恨。就像一個男人,他的缺點不用放大鏡也能找到,不過一旦失去,心中的紅火蟻會咬你。

當 你刷好你的牙,洗好你的臉,整理好自己的儀容,拿起最好的狀態去約會,或平常的上班上學。你都會在大堂等候升降機到達你的樓層,有時少不免會動氣說句為 什麼這麼慢。有意無意間,你會不住地按掣,似是催促它快點在你面前。又會望一望它到底在哪一樓層,估計它還要多久才到。你估大約十秒鐘,但它偏似清楚你的 心一樣,讓你等夠一分鐘。它終於發出了聲響,到了你的樓層,你深呼吸一口氣,心想著用左腳還是右腳先進入。這一秒,你很高興,因為可以跳入它的懷中。下一 秒,你很失望,因為裡面的人說「冇位了,下架啦」。機門關了,你又開始期待,因為它始終會接你在不久將來。

可惜,這種感覺是住在平房的人感受不到。

等了幾回,終於有空間讓你擠進去。這個比你房間更狹窄的空間,企著了十幾個人。而罐頭內沙甸,最多也只是四條。在這空間內你你我我他他都緊貼在一起,本來是件令人尷尬的事,但日日如是竟然覺得這種感覺很溫暖。這個是陌生人對你的一種祝福,雖然它只有十多秒。

經 過一日的辛勞,早上整理好的儀容已經一點一滴地消失。疲態也一點一滴地出現。在歸家的路途上面,你回憶著今早被祝福過的旅程。和男朋友午餐,看電影,接 著晚餐, 十分羅曼蒂克。不過他那麻煩的媽媽,明明是個大男人但以為他是灰姑娘,要他在午夜前回家。很掃興。終於到了大廈,大堂一個人也沒有。那升降機,就等著你乖 乖入虎口。門關上,又突然開啟。

「請等等。」

是個帥哥,比起那灰姑娘更具吸引力。門再次關上。你不禁再望他一眼,視線就 被他吸引著。升降機向上升,這空間進入超重狀態。兩種壓力混合起來,負負得正。 這一刻,你想說「你真面熟。」不過你還記得你是女性,所以沒說出口。但他突然間問你為什麼一直的望著他。你無言以對了吧?你臉紅了,就像剛成親的女性在新 房中準備過這洞房花燭夜。就是他那問句,使你不敢再望他。但你腦海已經畫了他的素描。在這狹小的空間中,你找到你的所愛,不是那十二點鐘前要回家的灰姑 娘,而是你眼前的白馬王子。他,到了他所屬的樓層,使那空間只得你一個。但你在的世界中,你已成為了那王子的王妃。跟他白頭到老,永結同心。

Saturday, August 20, 2005

小心!會傳染的怪癖!

五個怪癖加層壓式Pay It Forward,觸發了今次自揭瘡疤的危機。一眾Blog友急急忙忙在網路切腹,然後慌忙找尋替死鬼,確實是農曆七月最應節的活動。
甚麼是怪廦呢?我想就是大部分人好自然會做,而自己好自然唔做的事,又或者相反。想了一晚,得出以下結果:

一) 各大茶餐廳供應的廉價午餐通常都會配以香腸或者午餐肉,一般人好自然會把它們切開,伴著汁飯一起吃,而我好自然會把香腸午餐肉隔離在碟邊,任由它們自生自 滅。我不能說服自己那件被嚴重整形轉色再添加香味的物體是來自我從教科書裏認知的牲口。(唔知點解,突然令我諗起好鍾意小朋友的MJ)

二) 各大食店的ABC餐通常都會以一大塊的雞/牛/豬肉作主菜,但凡見到這樣一大塊充滿「焦」氣的肉類,一般人好自然會提刀進行切割,但我會好自然放棄用刀, 而以匙羹把肉撕出來。坦白講,肉質的鬆散程度,令我有理由相信那隻牲口是中了武林高手的重掌震擊才會落得肉唔似肉的下場,所以實在沒有動刀的必要。

三)食ABC字母餐,通常都會送飲品,我的選擇永遠是熱檸水。一般人飲熱檸水好自然會加糖,而我會好自然唔加糖,而且會好自然吃掉部分檸檬。起初會酸到牙關打顫,但現在已習慣,而且有點上癮。

四)食餃子或者粉果,一般人都會好自然一口,最多兩口,把它們吞入肚裏,而我會好自然把這類餃型食物咬開一個缺口,然後用筷子把裏面的饀料掏出來,分門別類來吃,最後才把餃皮吃掉。未知是否潛意識認為餃子內總會藏著地圖或秘密之類呢?有心理醫生不妨介紹。

五) 每人公司都會有一隻私家杯,一般人好自然會把杯留在辦公室,而我會好自然把杯帶回家。同事問我是否神經病,我認,不過和帶杯回家清洗無關,試想想你的口和 杯的口每天嘴對嘴的次數有多少(而且大部分都是濕吻)?雙方的口腔衛生都是非常重要,在辦公室太難徹底清潔它的口腔了。而且當你見過小強在辦公室像闊太 Shopping一樣四處橫行,實在很難保證這班Desperate Housewives不會和我的水杯偷吻。

好啦!又到最緊張的時候啦!各位觀眾,2005年度自爆怪癖的得奬者係:
big street
stackey
orangutan house
KKL
San Wen Ji
中奬者會有專人通知你黎領奬,未中奬的讀者朋友亦無須失望,因為好快會到你!

Friday, August 19, 2005

連鎖blog

除了連鎖信之外﹐原來還有連鎖blog——Blog Tag﹗

餘弦棧主點中了,要我寫五點自己的怪癖,還要點五位網友把這連開去……

怪癖一:自升中開始用手巾仔(手帕)至今,現在偶然忘記了帶會周身不自在,要馬上去店舖(如Muji、馬莎)買番條才安樂。
怪癖二:對無線當紅的當家花旦(如無名天使3D的三位女主角)看不上眼,但往往會被二線的壞女人(如湯盈盈、袁彩雲、劉卓琪)所迷倒。
怪癖三:看電影傾向坐得很前,在個別戲院如藝術中心的Agnes b.電影院甚至會坐第一行。
怪癖四:喜歡(或至少絕不介意)一個人看電影,也可以一天看兩至三部電影(後者隨年紀漸大已少做了)。
怪癖五:夏天一定要蓋棉質大陸「珠被」,此被已幾乎絕種,除我家外我只見醫管局旗下的醫院有用這種被。家母知的喜歡,我搬出外邊住時特地在西環某國貨公司才找到,見全店已餘下陳年舊存貨四張,不會再入價,加上每張只賣數十元,把四張存貨全部買下。

根據遊戲規矩,公佈完怪廦後要傳給另外五個Blog友,但經過一天後,病毒已迅速擴散。我想傳染的(如密斯大埔)有些早已中毒,有些(如桔)甚至把毒傳回給我。有見及此,我只好把病毒帶到MTO。

一﹑pornostar
二﹑Snowslide
三﹑杜不同
四﹑映雪
五﹑popeye兄

遊戲規則在

Tuesday, August 16, 2005

社會文化下的愛情模型

最近又在遊戲中的朋友處聽見了愛情的煩惱。內容自然不應公開,其實也不必公開的,反正只是讓我回想起以前對愛情的一些想法。反正新居入伙,又怎能一家都是舊東西的,姑且寫寫看吧。

我們一般也傾向以為男性是事業的,而女性是愛情的。然而這種想法是否乎合實際,卻是還未有所澄清。可以想像,我們是看見男性的生活總離不開職業,而女性則愛看浪漫的愛情小說這些表面事實,而引伸出上面那兩條命題的。然而表面事實畢竟是表面現實,對於我們對愛情的了解是不能提供深入的幫助的。

在男性那方面而言,「事業的」只是一種近乎於烏托邦的浪漫字眼,「工作的」才是貼切的形容詞。世俗點說,行政總裁的位子只有一個,能坐上去的又有多少個。男性的生活更多地是處於一種困局中,工作總是逼不得己而為,低薪的沒工作就不能糊口,高薪的卻承受著壓力-當然,事實上,職位的高低並不一定跟壓力的大小掛勾。當然,這還或多或小地是因為,受了現代功利社會的價值觀影響,對「人總得有份工作」的一個prejudice judgment。

男性的工作可以說,是為了維持家庭的。從社會學的統計中我們可以得知一個對男性而言頗為可悲的現象,婚後的男性的生活是較女性為封閉,男性生活上所接觸的多只是自己的家庭和同事,舊朋友是較少會面的 (相對於女性而言) 。可見男性的感情的出路是極其狹窄的。這申論出,男性在感情上是極依賴配偶的。另一方面,即使在婚前,在社會文化的影響下,男女關係對男性也是不利的,男性承擔了追求者的角色,自然地,也成為了負出者,不論在時間,金錢上,以至在心理 (如對女方的關懷)上。

看來,我也得自我申報,在我的愛情觀中,我是樂於也寧願擔當負出者的-情人的好心情是一件無論負出多少也值得的回報。

的確地,社會文化塑造了男女間的愛情觀,和愛情的實際表現樣式。

對於女性,浪漫的愛情也是一種烏托邦。“他就是這樣子的啦,改不掉的啦”的唉氣聲幾乎在每一段愛情中出現,現實和理想的反差促使她們在愛情小說裡尋求一種慰藉,一種滿足。

應該提及是,男性不愛看愛情小說,我在看更多地是因為社會壓力而不是他本身就對浪漫的愛情沒有憧憬而不需要管道發泄-看看少男的愛情觀就可以知道。

「被選擇的運命」是女性在男女關係中的最佳寫照。即使我們的社會己經更多地容許女性在愛情主動的參與。然而,實際上的,真正的女追男的情況還是較少。在愛情之初,幾乎模式都是千篇一律地,由男性獻殷勤,而女方決擇接受與否。相反地,神女有心,襄王無夢的情況是極難造就出一段戀情出來。因此,女性的愛情評價的主要標準是男性對她的態度,這樣就不難明瞭,女性為何總在抱怨,在什麼時候開始 (經常地是在婚後,或者,性交以後)男方開始對他冷淡了。為女性的市場而設的愛情小說中的男角性格差別再大,也往往有一種共通的特質,就是會關懷女性,無微不致。

另外還想提的是愛情的一種先天缺憾-愛情欠缺雙重需求偶合(Lack of double coincidence of wants) 。這原本是一個經濟學詞語,指的是以物以物的交易中困難,譬如,甲有一隻羊,但想要一隻牛,他於是跟有牛的乙提出用他的羊去換乙的牛。然而,乙不想要羊,他想要一隻豬。而在貨幣交易中這個問題就來得容易解決,甲只消把羊賣了,用賣羊的錢來買乙的牛就好了。的確,我不能把我不愛的A女對我的愛換成某種貨幣,而讓我能用以交換不愛我的B女的愛情。幸好,愛情是能夠培養的。

原則上,我是不會寫這樣一篇文章的,始終那半個世界是我所不可能完全瞭解的,可以說,那半個世界是另一個文化領域,由男性去講,無論如何也是一種僭越。而且,手上也失缺前人 (由男性學者去說女性文化的書或論述是不會被我承認的)的分析或至少是統計數字以資參考。然而,我一向都對「社會模式如何影響了女性的文化」是饒感興趣的。此文,可以說是拋磚引玉。

Sunday, August 14, 2005

我不愛星巴克

星巴克,Starbucks,最尾是有 s .

我不愛星巴克,因為我根本不愛咖啡,所以就連 Pacific Coffee,我也通通不愛.茶餐廳的咖啡,歐洲茶座的 mocha,對不起,我也不愛.

我不喝咖啡,是因為我沒有福氣.每次我喝過咖啡,我便會出現心悸,手震,不安的感覺.這是因為咖啡因(caffeine)作祟.我亦曾經喝下一杯自製 pure black coffee,喝過後,我只有想死的感覺.不只心砰砰的跳,口還乾得要死.

到星巴克,也有其他非咖啡飲品可點,不過我要喝果汁,為甚麼要到星巴克?

星巴克的位子很舒服,冷氣也很夠凍,是看書談心的好地方.不過我要看書,我不會坐在店內看,因為太多人在我左右出入,影響看書的心情.屋企樓下那商場的星巴克,是我等人的好地方.我經常看見某些讀書人,一邊掀著手上的書,一邊偷偷望對面檯的人,看看究竟對方有沒有留意自己正在讀書.這樣的惺惺作態,我感到很不自然.要談心嗎?情調更好的地方不知幾多,只是沒有心思的人才會到星巴克談情.

我雖然不愛喝咖啡,不過我愛嗅它的香味,很醇厚性感.我很懷念大學時,宿舍裡的朋友一邊用細小的磨豆機磨著藍山咖啡豆,一邊用那個倒轉U型的咖啡壺煮咖啡,那陣香味傳過來我房間裡,感覺很動人.煮咖啡實在是一種藝術,每一杯的咖啡都會不同的味道,而製作的過程,才是精粹所在.

我不愛粗製濫造.

我不愛星巴克,因為它希望將咖啡文化的擁有權握在手裡,好讓自己成為咖啡的代名詞.

Wednesday, August 10, 2005

快乐




快乐属于那些曾经哭泣、受伤、曾经努力寻找、努力尝试的人。因为他们懂得感激那感动他们的人。

"Happiness lies for those who cry, those who hurt, those who have searched and those who have tried, for only they can appreciate the importance of people who have touched their lives."

这是天地出版社出版的一套万年历中的一本,叫《一本开心》。里面都是有关快乐的句子。

上面是我最喜欢的一句,与大家分享。

Friday, August 05, 2005

鹹片

大概是中學的時候,世界上還有人未發明VCD這產品之前,一眾求知慾強的少男,就只可以從戲院的色情電影裡獲得一丁點的性知識.除了電影以外,那時還有一些專售賣來路鹹片錄影帶(包括變態,同性,人獸,戀童等等)以及性玩具的商店,它們大部份都是上樓舖,而且品流複雜,入世未深的少男當然不敢光顧觀摩.

那年代的色情電影,基本上可以分為港產的三級片,以及日本進口的鹹片.港產的鹹片,大家或者都耳熟能詳,例如李麗珍的蜜桃系列,葉玉卿的熟女電影,又或者葉子楣那對不曾露過半點的誇張大胸脯,以及還以為是B級恐怖片主角血戀李華月等等.這類電影對少男們才說,可算是沙漠中的一篤小便,既嫌棄其不到肉,卻又想看看自己熟悉的女星的胴體.

當大家膽子壯大起來,對鹹片的要求又高一點,本地出產的色情電影已經不能滿足少男們的慾念.於是,大家開始投進日本鹹片的懷抱.那時候最著名的院線一定是日活院線,差不多香港十九區(那時仍然分劃成十九區)之中,梗有一間在附近,有時甚至幾間同時上映不同的鹹片互撼.最令人津津樂道的戲院,不用說一定是油麻地戲院,除此之外,還有荃灣的大光明,牛頭角的彩鳳以及其他以彩字為首的姊姊戲院等等.這些戲院,目標顧客當然不是不夠秤的中學生,而是那班無所事事的中年及老年男人.部份膽大又個樣生得大的少男,或會借機蒙騙入場,事實是門口阿姐也懶得理你;另一類少男,襯著自己十八歲生日那天,作一次成人禮.

我,很抱歉,無論是日活院線的年代,或者是後期的巨人院線,我也沒有機會入場欣賞.不過,多得錄影機及錄影帶的出現,還有普渡眾生的租帶舖的興起,讓我們這班無膽鬼可以回味昔日的經典.最令人難忘的,莫過於約好三五同學,放學後到阿某某無人的家裡,將剛剛新鮮熱烈租回來的鹹片,進行一次又一次隆重的影迷欣賞大會.朋友的友誼就是這般簡單地建立起來,所以,鹹帶又點只是釋放性慾的渠道那麼膚淺.

我也不太記得那些女星的名字,最深刻的一位就是有點癡肥的松板貴實子.老實講,我不算是鹹片的老饕,不過我最欣賞的反而是鹹片附帶產生的兩類文化遺物.第一樣就是在戲院外圍展示的鹹片畫報,那時候我每次經過戲院(舊居附近兩個街口就是一所鹹片戲院),都是駐足半晌,有如觀看 Monet 所畫的日出般,欣賞著這種另類藝術,因為每次我都會有個疑問,為甚麼所有在畫梂上鹹片女主角,都會穿上全黑沒有肩帶的胸圍及小內褲,是不是甚麼內衣公司全體贊助呢?當然,這個問題我後來得到很滿意的答案.第二樣文化遺產就是鹹片的片名,我相信所有聽過的人都不會輕易忘記這堆片名,讓我隨意數一數:新年上映的大吉大利大波大,很有使命的性愛救地球,反映當時香港的建設蓬勃的咸濕打樁機,細心又體貼的淫賤探熱針等等,我想其他站友一定以有如細數家珍的接下去.最難得的是,基本上這埋鹹片的上映期不會長過兩個星期,一年分分鐘有過二三十套以上的鹹片上映,而那些做做創作的卻靈感源源不絕,真是佩服.

今時今日,日活巨人已經湮沒,代之而起的好景翻版四仔,及至推陳出新的日本女優.就像巨輪般不停轉動.不變的是,每個年代的少男,仍然靠著這些恩物而獲得慰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