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30, 2005

星期三的等待

星期三,親身體驗了一次男女大不同。

放工時候,三位女同事邀約我一起去買珠。珠者,被切割成不同形狀的水晶狀物體,用魚絲把它們串成一起,造成各種不同的飾物,穿珠可以視為廉價的手飾設計,當中需要技術,更需要心思。我當然沒有興趣穿珠,但聽聞女士在購買心頭好時會進入忘我境界,為了一睹此奇境,我決定做一次假太監,伺候三位娘娘出巡。

珠子舖兩面牆排滿小小的塑膠抽櫃,很有古老藥舖百子櫃的風味,店舖面積不大,在原地轉一圈,然後向店內踏前一步,再轉一圈,我便看完店內的貨品,反觀三位女士正懷著淘金的熱情翻開每一隻抽櫃,比較及分析著每一款珠,地方狹小加上放工的繁忙時間,舖內迫滿剛放工的OL,我實在沒有立足之地,故此退出店外等候。

等是最令我心煩的事情,因為它令我赤裸裸地感受住生命步向死亡的實在,每站多一秒,我的生命便失去一秒,距離死亡我又邁進了一步,既不能減慢時間,亦不能利用時間,生理上雖然完好無缺,心理上卻像被凌遲一樣。

十五分鐘過後,我開始感覺有蟻咬的不自在,雙手不知往何處放。三十分鐘過後,我找到人生最大的挑戰,就是點算行人路究竟用多少塊磚舖成。四十五分鐘後,我渴望路過的行人可以和我聊天,就算問路也好。六十分鐘過後,我認命做一棵樹,隨著晚風左右擺動。九十分鐘後,三位娘娘終於終於終於記得有一棵開始長出雜菌的樹在門外等候,她們一面把我從行人道上連根拔起,一面喋喋不休地高談濶論,話題仍離不開那幾十呎的珠子舖。謝天謝地,我還是以為要在店外了此餘生!

在那九十分鐘的時間,舖內究竟發生了甚麼事呢?三位女士沿著店舖的百子櫃周而覆始地循環,拿起某款珠,似乎喜歡,放進購物籃,然後看見另一款,似乎更喜歡,於是把先前的放回抽櫃內,等到路線再次循環,她們又拿起第一款曾被遺棄的珠,發覺比籃內的更好,於是換掉剛才還認定是最好的一款……最後當三位女仕掏出戰利品時,看得我差點雙眼反白,九十分鐘時間,只買到幾夥珠子,數量小得放在掌心也恐給吹走,數量當然不够完成任何飾物,所以她們已約定擇日重賽,直至買到足够的數量為止。不得不佩服三位女士的眼光和視野,對我來說是豆腐般大的舖頭,對她們來說那尊豆腐大得足以泡製供全地球食用的豆腐羹。誰說這個世界沒有奇蹟?她們的事蹟簡直可以媲美五餅二魚,神啊,你的大能真的無處不在,阿里路亞!

女性並不會以時間和結果來衡量某次購物的經濟效益,所以她們並不會為空手而回而覺得浪費時間,因為女性享受購物的過程多於購物的成果。她們購物的態度就像鑑証科人員進入案發現場一樣,只有範圍,沒有目標,在指定範圍內的所有証物(貨物),她們都會珍而重之地檢視一番,她們不介意漫長但可能一無所獲的結果,就是不肯放過任何一點線索。

反觀男人,購物如同SWAT TEAM拯救人質,首先會鎖定目標,擬定好進入和離開的路線,然後GO!GO!GO!衝入舖內,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人質(貨物)帶走,然後火速離開,行動只在彈指之間。對於計劃以外的人和事,一概不聞不問。

假如列車有提防小手的警告,商場門口也應張貼以下警告:假如陪同購物狂進入商場範圍,必須小心評估「有入無出」的風險,否則在商場老死,後果自負。

Monday, July 18, 2005

南丫岛的小花

南丫岛上处处有鲜花,我落在队伍后面,不时停下来拍照。
除了这些色彩斑斓, 生得茁壮的,也有矮小却兀自开得高兴的小野花,可爱极了。


ps. 南丫之行的详细情况写在自己的blog了,这里只贴最好看花花照片和大家分享。:)

Wednesday, July 13, 2005

告別南丫之行


MTO的朋友們:

可能你也知道,我在本月底便會遷出南丫島。不知不覺在此島上已住了年半,現在要離去,總有點依依不捨。

前陣子和周兄(聞見思錄)及小踢談起聚會,然後又與Elaine商量過MTO的網聚,但都因為事忙而不了了之。

擇日不如撞日,而且之後我便會忙著搬遷(大概也不能參加肥力的夏讀會),所以計劃在本星期六(七月十六日)攪一次「南丫行」,我想的行程是這樣的:

你們在中環搭三點半船入島(船程半句鐘),現在比較熱,我們可以在榕樹灣遊逛一下,然後HIGH TEA聊聊天,約五六點才行去索罟灣。仲夏日長夜短,要七時多才天黑,行山約一小時,夕陽時行比較舒服,到入黑前抵索罟灣,我們在那兒吃海鮮晚飯。晚飯後可以在索罟灣直接坐船回中環。

我昨晚和幾個做網上節目的朋友談起此事,有兩三位都有興趣,都是很易相處的年青人。周兄和小踢亦已報名。

有興趣的話,請電郵給我(dukeblog-mto(at)yahoo.com.hk)

PS。SHOWSLIDE,你的信收到了,讀後感慨良多,只是一直在忙沒有時間動筆回覆我的感受。你還在香港嗎?如在的話希望你會來。不然我稍後給你回信。還有,你在信中談到的,我可以和大家分享嗎?

雕刻時光:上咖啡館去

這篇昨天貼了在世界盡頭,你們也喜歡泡咖啡館的生活嗎?是以來串寫吧。:)


上週末,同學在課前建議:"要不要去理大的雕刻時光分店?" 我說"好極",逐把這一次的GAME DESIGN WORKSHOP改在咖啡館進行。 這一課是來回顧學生寫的GDD(GAME DESIGN DOCUMENT)。我們端著咖啡杯,圍在厚木桌子上審核概念與實踐的可能性。幾張桌子拼起來,在餐紙巾上,帶來的簿子上,大家打印出來的企劃書、論文上塗寫圈點,七嘴八舌進行意見交換。這樣一坐,就從中午耗到傍晚,用兩頓飯來送咖啡因。消費是每個人大約幾十元人民幣,以坐大半天來說很化算。

學生裡,聽說真的經常泡咖啡館的不多。唸研究生的,除非家在京城,否則都以宿舍為家。校園到處是可喝咖啡的角落:梯級、石壆、長椅、草坪、飯堂,為什麼還要到咖啡館? 一個男同學說:"漂亮的女孩(境觀)永不嫌多。" 北京的夏,可暴熱達攝氏四十以上。短裙配涼鞋的長腿女孩三五成群坐在沙發和靠窗座,被暴瀉進室內的銀白陽光在形體色相上加以描劃修整。看在美學敏感的眼睛裡,煞是解暑。

對於不是全職教授的人來說,我確實認為坐在咖啡館比在校園自在。個人沒甚麼咖啡癮,但愛喝咖啡的人卻總是有點癮的。咖啡的癮君子血液中要是咖啡因含量稍低於習慣水平,這個人的精明程度就恍如缺輪馬車,加盡馬力也只是跑出個徒然的迴圈。癮頭輕者就算是即溶咖啡粉已能應付,那多喝幾杯便了。成癖入骨者可多講究:時、地、人和都得兌現,然後入口那LATTE才成為有深層意義味兒的LATTE。似乎,不遵循若干來自一個個"曾經"的自定鐵律法門,就不能一再享受那口原美。



我喝著一杯自選苦水,看著那些帶著耳機的電腦/MP3使用者,他/她們存在於另一個聽覺世界,播放的局限性帶來一種經驗切割,我似乎反而成為了他/她們眼中經過改造的現實殘渣。旁座的學生要我教他怎麼把自己的無線裝備連接咖啡館提供的無線局域網,突然意識到,這當兒帶著手提電腦的教授、自由工作者特別多。打字的剔躂頻率是打打停停,拿起咖啡杯(不知道有沒喝),濕一濕嘴角,打打打打打,然後這位穿了個鼻環的年青人擺出一個恆古存在的思考者姿態。網絡滲透這個世界,我們再也離不開網絡,比咖啡還要利害。

服務員小姐T一邊跟我說她的房東也是香港人,一邊問我喜歡咖啡怎麼樣個口味。我開玩笑問她是客觀的口味、還是主觀的口味。掛一副書卷味重眼鏡的T正色回答:"客觀的味道是她們在每個下單(ORDER)過程裡可以做到的,主觀的,就看我們如何跟這一時一室一嵎的溫度、濕度、氣味、噪音起投緣作用。" 最後嘴角帶著餘笑說:"但最重要的還是你們來幹甚麼。"我環顧四周,好像人們在這標榜無害的休息環境中,都在進行意義解構活動。細意傾聽旁座,我會以為那對正在約會的男女,就是非得在今年今月今日,刻意來到這處三番四次的進行微小封閉的世界觀修訂不可。咖啡館是約會首選,似乎跟(約會二人)主觀經驗與客觀經驗的磨合效率有關。偷聽回來,話題的氣泡包裹著電影、小說、漫畫、動畫和遊戲,偏就沒政治和新聞。



以前在香港,在朋友的咖啡館幫忙過一段時間。店子叫AFTERSCHOOL,坐落在銅鑼灣利園附近,香港的朋友怎麼說也得一去,真的是很棒的店哦(笑)。按照我在店裡的觀察,熟客的出現率大約是三成,其餘是來了又走的新客人,和漫漫成為舊雨的新知。店面積不夠大,而熟客又佔得過多時,店會變成他們的俱樂部,放肆程度增長,只有打烊才能降伏。就像一堆近百人本來就認識的朋友,以微乎其微的機率,一一陸續的在同一個街角碰見,這段街面空間,變得私人化,很快就開始無動於一切約定俗成。

泡咖啡館,我喜歡帶本空白不少的簿子,在咖啡館描描畫畫殺時間。印象中,很多本書都是在咖啡館裡看完的。第一次看完的天龍八步小說,是在北海道札榥,宿舍東街盡頭,一家叫TEN STRANGERS,只有不多於二十座的咖啡館看完的。那段被刻劃下來的時光,只怕在時間度量衡中短得可憐,卻是節節深刻,隨時可以重播重燃:在黃燈的幫助下你看著天花,恍惚可以看見,那煮成蒸汽,在空氣中漓漫的咖啡香,在最低聲浪的老爵士樂頻率中振蕩。我讀著台灣朋友借來的武俠小說(貴乎中文),老闆也在閱讀不知名的外文書籍,後來走入近十個不知道要慶祝甚麼的幾位群客,不太誇張的熱鬧起來。似乎是有共識的收起書本,我扁著頭看著街外雨後斜陽,聽老闆播送幾首八十年代當時不算太舊的情歌。這生成生效在過去的空間感染力,強殖在我們感官結界的優先參考區段。簡直,就像電影的感光膠卷一樣。

Monday, July 04, 2005

無邊閒談會(二):夏讀(又名書、輸、勝、贏)上篇

轉載肥力與Elaine兩位MTO成員的活動宣傳:

首次無邊閒談會談戀愛,出席人數差一個才足半打,反應不好不壞。第二次試辦會分上下集,佔七八月最後一個週末,試圖網盡星期六星期日有閒人士。

多得《打開》七年前開的文字玩笑,夏天談書會可堂而皇之稱為「夏讀」(卻不毒亦不獨)。談書不但可談所讀之書,所藏之書或個人閱讀史,買書、賣書、寫書、出書、印書、借書、不還或未還之書,甚至書中奇緣(不只趙某人講的千鐘粟、黃金屋和顏如玉)等,都可大談特談。

「夏讀上集」謹定於2005年7月31日星期日下午,「夏讀下集」則於2005年8月27日星期六下午舉行。

「夏讀上集」
集合時間:下午三時
閒談時間:下午三時十五分至七時,實際情況視乎氣氛及場地而定
地點:待定
報名辦法:在肥力的blog內留言報名(容許非blogger.com用戶留言),電郵肥力(eric.spanner@gmail.com)或Elaine(shuzhai@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