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9, 2005

為甚麼今年七一還要上街

(也在自己的blog貼了。)

為了提醒自己。始終覺得,自1998年以降,歷年的七一遊行,提醒了我們「真正當家作主」後,怎樣的去當家作主:想像社會可以是怎樣的,同時說出來。2003年的,從小「民間」(民間/社運團體)變成大「民間」(十二至十四人裡有一——也恕我不濟,強劃大小「民間」)的七一遊行,我感受最深但沒很多人說清楚的啟示是,我們不但可以在遊戲規則容許的範圍裡爭取,也可以,復應該在爭取改變遊戲規則,特別是影響各人權益的遊戲規則。記憶力強,但這兩點有時會被隱去。

為了奪回街道。深信道路不只是來往或交易的場所,它也可以成為我們的廣場,讓我們聚集、交流、發聲、嬉戲。

為了賦與意義。七一遊行的主題不應只由主辦機構定義,參與的每一個人,都可以表達自己的主張和意願,不必強求彼此一統——特別是,在司徒華主動提出反日不忘正視自家歷史之後,不同背景和訴求的港內外人士趁世界貿易組織第六次部長級會議來港示威之前,我們不妨反思一下單一和純粹的行動主題從何而來,為何存在和必要。

為了強健身心。走約三公里半的柏油路,加上夏天的午後陽光,對身體總有點益處,雖然空氣不甚清新。

為了表達訴求。因為支持普選議會,因為希望民眾有更大的政經自主權,因為不願再見性傾向或種族或政治立場成為就業、求學的障礙,或影響身心安全,因為不相信同行等於背書某種立場,因為不滿基層和婦女等議題在近日的紛紛攘攘裡再一度被抹去,因為氣惱於四方八面的扭曲技倆,我,今年七一,還要上街。

延伸閱讀
Sidekick: 2005七一大遊行
范克廉:天氣預報
司南:七一,遊嗎?
totoro:香港哭了
鄧小樺:嘉年華之形態
梁啟智:七一大遊行


民間人權陣線
明光社有關七‧一遊行的最新聲明
小樽:卑鄙的技倆
香格里拉:請大家聯署支持!

《问》

上周在湾仔Agnes b看纪录片《问》,是张虹导演的。

这部纪录片邀请了60位不同年龄、职业、党派的嘉宾,通过提问回答表达97之后香港市民的所思所想、生活状态(?)。

整部片子就这么很简单地对着每一个回答问题的嘉宾的脸拍摄,没有其他的拍摄手法了。片长一小时不到,可是却引人入胜。。。

尤其我觉得难得的是,其实我买错了票,本来想看《无米乐》的,所以一开始发现上映这部片子的时候有点失望,可是看着看着就觉得满好看的,影片结束的时候很惊讶:这就结束了?还没看够哪!

影片结束之后,导演上台回答观众提问——这也很好的。。

于是大家都说片子拍得很好看。。可惜太短啦。。应该再多拍一点时间的!张虹好像没想到。。她很不好意思地摸摸头说,怎么大家都觉得太短吗?^-^

然后又有嘉宾(参加拍摄的嘉宾很多都到场啦)问,你是怎么挑选嘉宾的呢?又怎么决定把哪些嘉宾放到影片中呢?

张虹就回答说嘉宾有的是亲戚朋友,有的是认识的人介绍来的。不过就注意挑选不同年龄、职业、党派、教育背景的人,其中也加入来自其他国家地区的人。但是最后要做影片的时候,就维持人数的比例大致相同,绝对人数放不下60个那么多。

还有人问接下来想拍什么题材呢?她回答说想拍现在的大学生在想什么。因为在这部片子里,很多时候问到年轻一点的人(不一定是大学生啦),他们都会想很久,然后不知道说什么好。。?_? 观众提问中有问到这是为什么。导演说她也不知道。。不过通过这片子发现到两个事实:表达能力和分析能力的强弱,和读多少书无关。明辨是非的能力,和读多少书也无关。

我好奇的是,怎么会想到做这个题材的片子呢?导演是想要记录这个阶段香港人的一些想法,还是想通过这个影片让观众想到一些问题呢?

导演的回答朴实无华:“其实都不是喔。。我只是想多学点东西,知道多一点而已。其实是很自私的原因。。不过如果在这过程当中能让观众觉得有收获(不确定这是否原话因为导演用粤语回答的,不过大意就是如果观众能从中得到一些什么吧。。),我会觉得那是意外的花红咯~!”

真是很好的导演,很好的片子。可惜在大陆不可能公映。香港的电视台上要播映据导演说也比较困难。。更糟的是不晓得为什么拍摄公司最近开始得不到政府的拨款了。。:( 所以拍片子越来越困难了吧。

真想找张虹其他的片子来看,也真希望政府继续拨款给她让她拍出更多的纪录片啊。。

ps. 《问》在7月份仍会在Agnes b上映。
谢谢Duke之前的介绍让我找到这家影院,才看到有纪录片可以看。^^

Tuesday, June 28, 2005

七一,遊嗎?

在想今年七一應否上街時的心情很茅盾。

第一年七一,是我最深切認為應該參與的,因為目標最清楚不過,但我在澳洲,未能參與。第二年七一,爭取不是逼在眉睫的07/08雙普選,順道叫董建華滾蛋,我參與了。今年,董建華真的滾蛋了,像樣的曾蔭權上任了,好像都太平了,就沒了那股衝動。好些朋友都問我會否參與,我一直猶豫未決,難得放一天假,對近日缺乏睡眠的我,挺重要。

其實上街的理由仍在。其中爭取雙普選,爭取目的並不只是拉下董建華,而是確立一個機制,讓上任的人確實以民意為依歸,以民情為治理之本。另外,董說在任內不會再立23條,現他任期已過,曾如何處理是未知之素,有需要表達一下。新政府上任,也有必要告訴新政府:人民在看著呢,別以為香港光賺了一身銅臭就不管事。

但,這一切都好像沒什麼急切;而壞蛋未發惡前,先當他作賊向他告誡又好像說不過去。

不過近日看到那些反遊行人士又在四處破壞,這邊廂有人發放虛假天氣安排消息,作虛弄假;那邊廂,本就支持23條立法以及不支持普選的明光社蔡志森卻在以同志先行問題,硬說民陣有隱藏議題,製造紛爭,手段毫不明光。本來支持反對遊行,各有想法,當無問題,但為了反對遊行而作種種小動作,卻相當令人反感。他們的行徑,反令我更有上街的打算,告訴他們:你們的劣行令我不得不走出來。

totoro發起的一件任務,我現在決定將會上街遊行,目標是告訴政府,經濟的改善並沒有令我忘記,我還在看著。

你呢?

Sunday, June 26, 2005

貼照片


剛剛才發現Blogger加了新功能,現在貼照片方便得多了。

祝心想事成。

我喜歡…

就像錢幣的兩面,光明與黑暗是對立但共存的,它們的存在是為對方下一個定義,缺少了一方,另一方便會失去意義。看完rururu的「我討厭…」,很想留言分享我的討厭清單。粗略統計過rururu的我討厭數目,在文章內有廿九個,留言內她再補充了四個,在她自己的blog又再加了五個,一共有(29+4+5)個「我討厭」(我是數學白痴,算術是高風險的厭惡性工作,有興趣知道總數的請自行計算)。假如我把我的討厭清單貼了上去,會否令MTO有太多討厭的事情呢(特別是在MTO衝破一萬大關的時候)?於是我把我的討厭清單反轉過來,變成這個樣子:

我喜歡自己信心爆棚的表現,可惜出現的次數比獅子座流星雨還罕見。
我喜歡當老闆唔知死左去邊的時候,和同事瘋狂地講佢壞話,然後失控地大笑。
我喜歡返工前掛八號風球,唔駛返工又有錢收。
我喜歡夏秋交界的天氣(八月尾九月初,大概兩個星期)。
我喜歡晴空萬里時望天發呆。
我喜歡見到我討厭的人(例如專講人是非的八婆、自恃樣靚的無腦女人)當眾踩屎。
我喜歡見到對我惡人先告狀的人自取其辱,就是當她/他說完我的不是,話音剛落便立即發現自己出錯。
我喜歡獨自在家看電影、看書、睡覺……
我喜歡食公仔麵。不是出前一丁,不是福字伊麵,不是韓國辛辣麵,是香港製造的公仔麵。
我喜歡在冬天吃雪糕,因為可以慢慢食。
我喜歡自己俾人高。
我喜歡和朋友共同進退那種熱血沸騰的感覺。
我喜歡女孩子和我耳語時那份溫熱的感覺。
我喜歡夢見伊東怜、渡瀨晶或者高樹瑪利亞,單獨或集體皆可。
我喜歡我心儀的人對我肯定地微笑。
我喜歡我敬重的人/學習對象對我說:「你得架你!」。
我喜歡別人認為我幽默抵死而不是無聊到死。
我喜歡別人重看我的文章,而不是因為看不明白。

不能盡錄。

那你呢?你喜歡什麼?

Friday, June 24, 2005

邁向一萬

以現時每天約有一百的人流計,More Than One的瀏覽人次將終今天邁向一萬大關。

感謝一直支持MTO的朋友們。

Tuesday, June 21, 2005

我討厭....

很喜歡N年前一齣電影<戀愛起義>中某少女的對白:我唔知我仲意D咪野,我淨係知我唔仲意D咪野。
其實很多時候我們自己都是這樣.

我討厭早起
我討厭田雞
我討厭有魚片的艇仔粥
我討厭沒有薑葱的白切雞
我討厭老細結婚自己要宴請客戶卻問我隨後兩天的假期是否有空帶客戶觀光
我討厭在關掉電腦要走的時候電話響起而不是朋友說會早到
我討厭在關掉電腦要走的時候老細才指示我要這要那
我討厭老細不在難得可以盡情偷懶時的任何傳真電郵電話
我討厭別人聽不明白我卻代我發表意見
我討厭自己聽不明白卻代別人發表了意見
我討厭HELLO KITTY
我討厭殘酷一叮
我討厭謝賢
也討厭謝霆鋒
我討厭香港的流行曲(註:流行曲,一般不包括真正好的歌曲)
我討厭忽週,快週,東週,壹週
我討厭夏天時香港商場的冷氣
我討厭任何形式的日文中用
我討厭成卅歳人仲生暗瘡
我討厭月經來時痛到"寃"的肚痛
我討厭褲管在洗水後居然變吊腳
我討厭在店舖大聲叫囂跟我爭試衣室的豉油痕
我討厭串串貢的售貨員,街頭死靚仔同死靚妹
我討厭「我是美女」的女人
但更討厭比我漂亮還跑來向我示威(不管任何形式)的女人
我討厭跟家人閙交,因為我會喊
我討厭負責任,因為即係我唔想負果個責任
我討厭不可以直接對著我討厭的人說我討厭你(而不是因為我唔敢)
我討厭不可以直接對著我喜歡的人說我喜歡你(也不是因為我唔敢)

不能盡錄。

那你呢?你討厭什麼?

Thursday, June 16, 2005

The 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 1959

每次出差到外地,看見有代表性的地標建築物,通常都愛把它的小模型買下來回家慢慢欣賞,儘使大多數都是Made in China。這Guggenheim Museum是FLW在一九五九年在紐約的作品,建築物成一個不規則rotunda的形狀,而內裡的走道更是成縲旋而上,令參觀者不自覺地處身一個無窮無盡的藝術世界。

Wednesday, June 15, 2005

Frank Lloyd Wright

一個影響美國近代建築史的重要人物,更可以說是美國開埠數百年以來的偉大建築師之一,相信沒有會人反對吧。(另一個很出名但不太什偉大的Jefferson是唯一個做過美國總統的建築師吧,他之後政壇都少有建築師了)
FLW在我分析資料裡,屬於機械美態時代的第四代的代表人物,他的作品數以千計,設計理念思維比較其他同期的大師級特別,更特別的是他曾橫跨數時代的大師,由Cubism, Expressionism, Art & Craft, Art Nouveau, Minmalism都見他的作品出現。小弟在前文曾說過FLW是Rectilinear Art Nouveau 的代表人名而Gaudi就是Curvelinear Art Nouveau的代表人名了。兩人都把Art Nouveau的思維理念推到他們各自的方向上,令Art Nouveau百花齊放。

愛FLW由他的家居設計作品開始,八七、八八年左右第一次去芝加哥已經遍尋他的作品,到過他留在人間令人思念的居室不小,我走過在他的家和工作室,坐過他的工作畫椅,坐過他的飯桌,進過他的居室,這樣的體驗,要算是最能懷念這位大師了。

FLW的家居設計雖很簡單但很oxymoron,簡單得來充滿內涵和美感,他設計基本上出於同一條設計方程式,但這條永恆不變的方程式,竟變出千百樣的美麗樂章。人所以成功其實非常簡單,在一個自已的理念裡努力和堅持,懷著安身立命處世態度,那管世途艱辛,總會有成果一日。(可口可樂都是一只方程式,那管是百事、沙事、白檸全都比下去了)論最美麗和影響後世的作品,我認為Fallingwater House最能彰顯FLW的建設美學了。他通過局勢的規劃和材料的選擇,它能做到大自然更和諧和環境更協調;他在尋找回森林之源中的水、風、火、石、令起居生活更輕鬆和更休養生息;他無限無邊的FLW幾何概念令人對空間體驗有更深層的醒覺,還有很多很多。

FLW雖然是一個未有牌照的建築師(很少大師像他一樣),但建築成就偉大得沒話可說,他的一生除去燦爛的建築設計(事業不成)之外,他一生的命途要算是幾不幸。他的家中大火令七個人失去了生命;事業上也曾經破過產,兒子FLW junior雖然建築師,但也未能子承父業。可能這樣的命途令這位大師更能體驗變幻的無常和更能接受新事物吧。

雖然像他一樣的大師百年難找,但都會有頗失敗之作。這也是眾多建築大師的通病,成名之後多喜愛傢具設計(Mies設計完巴斯隆拿椅之後,也曾經說過 Furniture is a difficult object to design, skyscraper is even easier)因FLW自身的固守信念太強,令他們未能突破另一設計範疇

(像說書先生的解說免了,因網上太多他的資料,我只想寫一下小弟對這位大師的一點懷念和感覺,文章未能有任何學術性和專業性,請君莫怪)

原來是這樣

無聊在網上閒逛,看到這篇,原來
「如果你是一隻動物,你會是什麼?」(考性格、野心)
哈!可能我正在幫剛畢業的年青人備考?!

Monday, June 13, 2005

與友交心,不是很美嗎?

點解想思考一下童年最深刻的快樂是甚麼?

因為那時是我們還未受到父母社會薰陶,還未conform(找不到適合貼切的語譯)成為「香港人」的日子。香港人的成就就是勤奮上進努力向上爬高學歷賺大錢有車有樓身家百萬有靚老婆有金龜婿有仔女養過世。人過了十歲就彷彿只有以上的才是理想,其他的都是幼稚的白日夢。

但原來,從大家的回應我看到,大家童年最快樂並不是以上種種。深刻的都是一些與家人朋友關係的回憶。

我們需要關係。不單單是日夜從電台電視聽/看膩了的男女之愛,而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而往往,我們最忽略了的就是這些關係。彷彿今生今世,只要尋覓得一個 對象,便能與她/他長相廝守,從此對外界隔絕;又或,不斷從一個男女關係跳到另一個關係,將生命的不安簡化為對關係的不安,「同佢散咗,唔駛怕,搵過個咪 得」,彷彿能掌握個別關係便能掌握整個生命。這樣的生活,不也是枯燥乏味?

經驗告訴我,生活就是不斷的與人擦身而過,每個相處,每每都有新發現,每每都有快樂,每每也有苦痛,但都轉化為成長。這不就是我們從少已經想得到最簡單的快樂嗎?

當中需要一定的經營。我們就是在這一個互不相信的社會內過活,你要不是我的棋子就是我的利益,如何可以從擦身而過到相知?先把自己的故事告訴別人吧。這些 日子,我看過了不少張口無言的表情,十多年來的朋友都未必知道我是如何成長過來的,當他們知道了後都總是這個表情。或是太錯愕,或是未知怎去回應,朋友也 就只有將自身帶出來分享。相知的基礎就在這裡萌芽。

Sunday, June 12, 2005

如果你是一隻動物

如果你是一隻動物,你希望成為什麼呢?我想成為一隻小鳥,自由自在地在空中飛翔。喜歡的時候,可在人家的屋脊裏築巢,毫不留情地看清某一家人的活動情況。又可以從南方飛到北方,看看這世界的美好風光。

你呢?你想成為什麼?

Saturday, June 11, 2005

公園仔的上網小史

餘弦棧主說他上網已有十年,那我是遲了一年才走進互聯網的世界。那年是一九九六年(跟肥力一樣)。

當年的春夏之間,我們的系會決定不再辦內地交流團,改為去新加坡考察。一時間失去了新華社(即現在的中聯辦)強大的統戰支援,食宿交通都要自行安排。我讀的那所大專是私營,學校內沒有互聯網,那時有位洋教授見我們有膽衝出大中華,願意加入我們的交流團,還替我們上網找了大埋旅遊景點和參觀機構的資料,令我初次嘗到互聯網的好處。

到了新加坡國立大學,那班可愛的坡仔坡妹都給我電郵地址,我還是未曾上網。新加坡團後回港,馬上參加另一個有學校推薦的商業導向計劃(BOP)。那個由香港八間大專,加十多間來內地、台灣、澳門和美國的學生組成的活動,把我們聚在港大的宿舍兩個星期,吃飯睡覺都在一起,期間參觀了香港一些大企業(主要是美資的)和機構。活動完結要離別時,四十個年青人哭得死去活來。連內地的同學都留下了電郵地址,我卻沒有,我決定要上網!

我就像窮了很久鄉下仔出城,上網後馬上發掘所有的免費資源。免費電郵有hotmail(後被Microsoft收購)、usa.net ,免費網頁空間有Angelfire、Tripods(後被Lycos收購)、Geocities(後被Yahoo!收購)。那時候,免費的電郵和網頁空間只有1Mb,如果要在網頁多放幾張照片,便要申請多幾個戶口。最初這類免費Web Host還未有提供WYSIWYG的網頁編寫介面,我便學起HTML來,可能習慣了用code寫網頁,到現在我還是直接用code。

建起了個人網頁之後,深覺自己學校的資源比人少,我為學系建了一個網站,意外收獲是,很多與母校和舊同學友失去聯絡系內舊生,都因為這個網站重聚。因為有點建網經驗,先後為新舊公司建立了企業網站,又為所屬的團體建網。

自己的個人網站也改版了無數次,有段時間玩Palm,把一些自己寫的東西(如經濟學笑話翻譯)轉換成Palm文件,放在網站讓人下載。近年已愈改愈簡單,只有文章和照片,但也因為麻煩而很少更新。直至去年,與Blog結緣,發覺所有網頁技術都是花招,最重要的,還是內容。

相關系列:
肥力寫:我的上網史:開頭的話
餘弦棧主Stannum寫:上網十週年
司南寫:我的上網史(一)——從HKiBBS說起我的上網史(二)——忍痛別離我的上網史(三)——「你們Bloggers」

PS. 近日有網友提出圖片的版權問題,本文的插圖來自Stock.XCHNG, the leading FREE stock photo site

Thursday, June 09, 2005

Frank Lloyd Wright



今天發現Google用了個新圖來記念這位叫Frank Lloyd Wright的建築師,小弟不才,不知這位法蘭有何來頭,可以與梵谷和達芬奇一樣,Google會為他做logo。我見MTO有不少高人,棧主和POPEYE兄又是建築專家,貼出來拋磚引玉,想多學一點自己不認識的東西。

Wednesday, June 08, 2005

最簡單的快樂

剛收工回家, 就在不久前與幾位男子講開, 他們告訴我, 作為智障的也比一個努力向上爬的「正常」人活得快樂。「無咩事,唔失業唔離婚屋企無人死咪唔會唔開心囉,你努力向上爬係應份架啦,做到係應該架喎,一生出 來就係咁架啦,做到就講唔上快樂,做唔到就唔會快樂。」真的嗎?咁,咁辛苦為咩?

給了他們一個功課,也要求自己答一個問題,亦想在這裡提一下:你記得,童年時最深刻果次好開心既經驗係咩?

Sunday, June 05, 2005

愛你一萬年

朋友甲愛上女同事,可惜自我審批過程過度冗長,等到他決定好全盤行動後,已被另一位男同事捷足先登。朋友甲一直和女同事維持異性密友的關係,定時相約出來飯局,天南地北無所不談,就是不談情。某日,朋友甲約我出來訴苦,言詞間埋怨女同事變心。原來當女同事拍拖後,曾向朋友甲表明異性之間除了愛情,還有其他的可能性,朋友甲對這句話的解讀是女同事把他放在後備名冊內,只要他日和男朋友分手,朋友甲便可自動升為正選。可是幾個月後,女同事態度改變了,在一次和朋友甲的約會中途,主動提出約男朋友出來一起晚飯。就算朋友甲自降IQ,也看得出這是一場志在炫耀的愛情閱兵儀式。

朋友甲懷著壯士一去不復還的心情答應了,飯當然吃得不暢快,回來後更是越想越不是味兒,當初給予她希望的女同事現在決絕地叫另一個男性把他的希望踐踏得粉碎,朋友甲以此為證,推論自己的愛情前途已走上絕路云云。

只聽片面之詞,我不能評論孰對孰錯。想說的反而是由此事引伸的一個問題:愛情承諾。情到濃時,總會向對方許下愛的承諾,最經典的莫過於一句:如果要為我們的愛定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此句話正正包含了愛情承諾的所有特質:浪漫、浮誇、不切實際。假如我們踏實一點,把一萬年換成十年又如何呢?縱然如何切合現實,也會給對方用拖鞋活活拍死。五十年總算取得浪漫與現實之間的一個平衡,但我想還是省下口水,不說為妙。一百年呢?算是對浪漫的最大讓步,可以了吧?那為什麼不說成一萬年呢?皆大歎喜!反正愛就沒有任何客觀的量度標準,我說多少就多少。

愛情承諾沒有法律效力,亦正因為它不受現實的約束,它才會變得浪漫。我不是把「愛的宣言」和「愛的謊言」劃上等號,只是愛是有限期的,十年、五十年、一百年、一萬年。當愛消失了,愛的承諾也會失去約束力。此時此刻說愛你一生一世,並不代表這段情有一世的保質期,而是當下我對這份愛的感受。如果硬要理性地去解讀「愛你一生一世」這句話,可以詮釋為「假如所有客觀情況(包括你的外在與內涵,經濟狀況等等,與及我的口味及要求)維持不變,我現在有愛你一生一世的衝動和打算」。很明顯客觀環境隨時改變,如果把愛的承諾看得太認真,只會落得自討苦吃的下場。